云顶娱乐

湖南石门宣传部骂人事件调查:地方政府称其添乱

  11月6日晚,央视《新闻1+1》栏目播出了《谁制造了雷人的官腔?》,其中提到了一个事件――湖南省石门县委宣传部公函辱骂“记者”成德林。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成德林的名字迅即在网络上传播,并广为媒体和公众关注。

  其实,骂人公函事件早在今年3月底就已发生,6月27日,公函中的3页被人发到网上,并开始在一些论坛传播。而央视的报道,使得事件首次进入公众视野。那么,“雷人的官腔”是怎样制造出来的?公函骂人事件背后又是怎样的生态和真相?

  近日,现代快报记者赶赴湖南石门调查后发现,事情并非如想象中简单,不仅骂人公函的出炉背景扑朔迷离,而且对于成德林其人在当地也是争议颇多,有人说他是“包青天”,而有些人,甚至包括他的至亲却骂他“猪狗不如”。

  宣传部骂人公函惊现网络

  今年6月27日下午3点40分,一个网名“smhncdlin”的人在网易新闻论坛“社会万象”里,发了一篇题为《史上最牛污告信:县委宣传部盖公章骂媒体人为狗日的、疯狗、丧家之犬、瘟神、黄鼠狼――谁来管管湖南石门县委宣传部的荒唐行径》的数千字的帖子。

  帖子中,一位自称叫成德林的男子表示,他是石门人,在中国妇女报社湖南记者站协助工作并兼做记者。2008年12月13日,石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贺新初与当地火车站派出所教导员王明辉无故对其大肆辱骂诽谤,在其向省市县等三级党委举报贺新初后,贺于2009年3月底以县委宣传部名义,写下《成德林――一条披着记者“羊皮”的狼》一文(以下简称《狼》文),向新闻出版总署、湖南省新闻出版局、中国妇女报社恶意举报他,文中出现“成德林狗日的不是人”“成德林不是东西,连猪狗都不如”等辱骂性言语,同时举报其利用记者身份,敲诈勒索等问题……

  帖子的最后,还附了宣传部骂人公函中的第一页、第十四页和第十五页(最后一页)的复印件。从中可以清晰看出,第一页文头印有“中共石门县委宣传部”几个大字,第十五页落款单位是中共石门县委宣传部,并盖有“中共石门县委宣传部”的公章。被公布的这三页复印件上,都或多或少地有着骂人的侮辱性话语。

  “这个帖子是我请朋友帮忙发的。我不会电脑打字。”11月12日,成德林对快报记者说。

  为何没将骂人公函的15页全部上网,而只选择其中3页?成德林解释说:“这叫引蛇出洞。我要让贺新初看到这个帖子后,主动跟帖,主动交代辱骂我的事实。”

  果不出成德林所料,在随后的几天里,跟帖众多,其中一个网名“hexinchu2008”的人多次跟帖,列举了成德林在石门县所做的“违规、违纪、违德”之事,并大骂“成德林灵魂扭曲”“成德林是败类”“成德林是地方党委政府维护一方稳定的‘麻烦制造者’”。

  这人正是石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贺新初。面对快报记者,贺新初表示,“hexinchu2008”是他的网名,“我是气不过才跟帖的。成德林到处举报我,给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影响。”

  贺新初坦承,自己是这份骂人公函的执笔者,但对公函突然出现在网上“感到吃惊”,“公函主要是发给有关部门的,不应该出现外泄情况。”

  骂人公函是成德林从中国妇女报社复印过来的。“刚从领导办公桌上看到这份公函时,我气得都快疯了。我还是第一次被新闻官员用这么恶毒的语言辱骂。”成德林说,冷静下来后,他决定将骂人公函公布于众。“当然,在公布的时候,我有选择地保留了一部分。”

  一个是“记者”,一个是家乡新闻官,本该是“一家人”的他们缘何反目成仇?

  “记者”和新闻官的纠葛

  “这纯属他们个人之间恩怨。”11月12日,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詹腊珍对快报记者说,“贺新初不管是作为党的干部还是个人,都有权举报成德林,但他选择了错误的方式和掺杂了过强的感情色彩。”

  央视对骂人公函的报道,使得石门县委宣传部倍感压力。快报记者前去采访时,詹腊珍有意让贺新初回避了,“他情绪激动,语言容易过激,还是不接受采访为好。”

  据詹腊珍介绍,2008年12月13日,石门县火车站派出所教导员王明辉看到成德林在车站向一些人了解情况,以为他在采访,便过去要成德林出示记者证。遭到成德林拒绝后,王明辉便打电话给贺新初,因为之前贺新初曾告诉过王明辉说成是假记者,如其来采访,可打电话举报。贺新初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到火车站,对成德林的采访行为进行劝阻,但由于情绪激动,一些言辞过激,双方发生了争吵。

  詹腊珍说,成德林回长沙后,便开始向上级领导频频投诉贺新初辱骂他。“光书面投诉也就算了,成德林还给贺新初的爱人、亲戚、同事、领导频发骚扰短信,甚至把电话打到贺新初岳父家,贺新初岳父不接电话,成德林竟把电话打到其岳父的邻居家。”

  詹腊珍给记者看了贺新初爱人手机所收到的一条短信,这条短信是成德林于2009年3月26日下午6点53分发的:“请麻烦你告诉贺新初同志,他辱骂诽谤我的事,要知错就改,不要执迷不悟,我明天打电话告诉你父亲贺良槐叔叔(电话5385625),如果打不通,就打你父亲邻居郭雪英同志家电话。感谢。”

  类似的短信让贺新初和家人难以承受,烦恼不已。“贺新初岳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得饭都吃不下,最后我听说还住了医院。他妻子有两个弟弟,都下岗了,比较‘黄昏’(石门方言,即不守规矩),讲了一些出格的话。当时,贺新初还做了蛮多工作。”詹腊珍说。

  “一次,贺新初找到我,说成德林能举报他,他凭什么就不能举报成?”詹腊珍说,后来就有了这份举报公函,但公函未经组织研究,“你可以实事求是地举报,怎么能在文中骂人呢?”

  据詹腊珍了解,贺新初将公函发给了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妇女报社,但最后不知怎么流到了成德林手上,导致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事发后,她亲自出面与成德林进行了沟通,希望互相各让一步,握手言和,但成德林坚决要8000元损失费,最后不欢而散。

  关于和贺新初之间的个人恩怨,成德林基本认同詹腊珍所说,但对一些细节,他认为詹腊珍是“胡说八道”。

  成德林说,2008年12月13日,他到石门县火车站坐车准备回长沙,等车时,几个在站外等客的出租车司机向他反映乱收费的情况,“我便站在那里听,这时,车站派出所教导员王明辉过来驱赶我,并将我带到其办公室。后来,他又喊来贺新初。贺新初一见到我,就对我破口大骂,语言不堪入耳。”

  成德林说,他回到长沙后,便将贺新初辱骂诽谤他的事,书面反映给石门县主要领导。“材料前后一共寄过3次,但每次都石沉大海。”

  无奈之下,成德林想到了发短信。“我找到了贺新初家人、领导、同事等人的手机号码,逐一给他们发了短信。”成德林说,“我发短信不是辱骂贺新初,而是让他们劝贺新初认错,向我道歉。”

  成德林还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厚厚笔记本,“我所发的每一条短信在这里都有记录。”记者打开看了看,笔记本已经记满,上面写着发给每一个手机号码的短信内容和时间,对方有回信的,也记录在里面。 “你看这些短信内容,有哪一条是骂人的?”成德林激动地说,但冷静下来,他也承认自己给贺新初周边的人发短信有些不妥,“的确有些骚扰人的。”

  在快报记者结束对詹腊珍的采访时,贺新初来到詹腊珍的办公室,希望能和记者谈一谈,但没有获得詹腊珍的同意。贺新初只对记者表示,成德林骚扰、辱骂他的情况,他日后会全部对外公布。

  石门县政府一位官员悄悄告诉记者,成德林和贺新初原本素不相识,现在结怨如此之深,表面上看是口舌之争引起,但实际上背后有着深层次的原因。

  具体什么原因,这位官员没有透露,莞尔一笑:“你自己去调查吧。”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c/2009-11-15/030616608931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