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人民日报:医院专家挂号费9元过低 只能买半双丝袜

  专家号挂号费过低,除了影响医生合理收入,起码还有三样坏处:红包屡禁不止、小病占大资源、养肥票贩子

  9块钱,能买什么?

  3袋方便面,半双丝袜,以及看病时候找个专家。

  别不信,这就是青岛医院专家号过去的价格。执行这个价格的可不只是青岛。别看就9块钱,也未必全给医生,医院、科室,说不定多少还得留点儿。

  而一位专家的养成,需要付出多少成本?

  按医学院最节约时间的读法吧,本硕博连读,得8年。按青岛医院的算法,临床20年,才能做专家门诊。这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至少28年沉淀积累的医生,您花3袋方便面的钱,就能看上。

  修理电脑也不至于这么便宜,修理身体却如此廉价,这合理吗?

  有人会反驳:算法不对。医生挣的就是这个挂号费吗?药钱多贵啊,还要给红包,你怎么不说?

  我也痛恨以药养医和塞红包。但是,您想过没有,为啥药品加价斩而不断、红包陋习时有发生呢?

  这跟那个9块钱就有关系,包括挂号费在内的医疗服务价格太低,起码有三样坏处。

  一是红包屡禁不绝。红包价格,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市场在医疗服务定价偏低的前提下,对医生实际劳动价值的另类补偿。这种补偿方式损害医德,实质是一种贿赂,谁也不会赞同,但客观上,价格落差就是红包温床啊。

  二是小病占大资源,不利于医疗资源的优化配置。不管大病小病,都要看专家。为什么?9块钱不叫钱,为啥不看?专家一天能看的号有限,感冒发烧的占上,疑难杂症的就看不上,加剧了看病难。

  三是肥了票贩子。便宜的价格,能便宜到老百姓手里也好。问题是,便宜的专家号,您挂得上吗?经济学家撰文分析:人为压低了价格后,需求十分强劲,供给又有限,票贩子就有了空间。医生让出来的价格,白白便宜了他们。这,又加剧了挂号难。

  所以,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健全适合医务人员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正当收入不能体现自身价值,这个行业的发展就有问题;医生觉得没干头,我们的健康谁来守护?

  话说回来,看病负担过重问题,确实客观存在。但是,药方不是压低医务工作者的报酬,而是要靠医保制度切实分担,要靠医改在别处挖潜。把商业保险引入大病医保的探索,医院在破除以药养医方面的制度建设,这些才是对症的药。

  因此,医生薪酬不提高到合理区间,就像农村俗话说的:想吃酥烂肉,又想打烧锅的,怎么可能呢?(知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