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朱启南强项失误无缘金牌 全运后退役可能再复出

  “要学会知足,人终究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29岁的朱启南昨日站在沈阳柏叶射击场的通道上,高高的身影有些落寞。十分钟前,他在自己的强项10米气步枪比赛中只拼到了一枚铜牌,金牌被小他12岁的河北小将杨浩然摘得。此番是朱启南第三次征战全运会,虽然还有步枪三姿的比赛等着他,但朱启南已表示自己将在本届全运会后离开射击场,那支带给他无数荣耀的金枪也擦油入库。

  举枪

  不解新规则 对铜牌满意

  最后一枪,朱启南打出了8.9环,全场一片哗然。3号靶位上的朱启南看了看成绩榜,又看了看教练,缓缓放下枪。前10枪过后,朱启南一度领先第2名1.3环,但随后接连打出两个9.4环,优势瞬间化为乌有。

  新规则是朱启南赛后谈到最多的,他说到现在都没太弄明白。“今年规则突然改变之后,比赛打得不是特别多,我们这种老队员多少还沉浸在以前的那种模式中。”老规则中,预赛成绩要带进决赛,朱启南喜欢那样的节奏,但现在到了决赛,一切要从零开始,“说白了,一场比赛就是20发子弹的事情。”新规则的影响是大面积的,预赛排名第一的刘天佑,到了决赛却是第一个被淘汰。

  这一次,朱启南还没打到18发子弹就出局了。最后一发,他只打出了8.9环,“其实不要太在意最后一发怎样。”朱启南淡淡地称只是在操作上出现了一个大一点的失误而已,“对媒体和观众来说,可能会觉得:哇,朱启南犯了一个这么大的错误。对队员来说,这很正常。”

  一枚铜牌,朱启南已经很满意了,“说实话,我这次的目标就是进决赛。”朱启南说人要学着知足,他现在能有一块奖牌拿,应该感到庆幸。

  行将离开射击场,朱启南说还是很怀念雅典奥运会时的自己,“崇拜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是崇拜!”朱启南说能跟他一样做到一枪成名的人少之又少,那是一段让他自豪且将回味终生的日子。

  收枪

  全运后退役 可能再复出

  从休息室出来,朱启南一直在咳嗽,随即往嘴里塞了两片药。“全运会之后我是真的要退役了,打不动了,真的打不动了。”17年职业生涯,朱启南说有遗憾,但更要学着满足,“人终究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

  这是朱启南最后一届全运会,接下来,他还将参加男子步枪三姿的比赛。“舍不舍得都得离开了,人不可能干一辈子竞技体育。”说这话时,朱启南一直仰着头,他说他的离开对年轻人也会有一定帮助。昨天拿下金牌的杨浩然比朱启南小了12岁,“我希望这些年轻人能够抛开光环,因为人往往会在光环下迷失方向。”

  一年多前,朱启南便开始尝试转型,他目前兼任着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竞技体育八系主任助理,培养浙江年轻选手。“打了3届全运会,现在就差一枚银牌了。”朱启南笑笑,“4年一个周期,前3年我肯定是不会再打了,不过没准第4年为了全运会,我还会出来打一打,把3种颜色(的奖牌)都凑齐了。”

  本届全运会之后,那支陪伴他多年的金枪也将被封存。“回家之后,给它彻底地清理、封存,放到库里。”说是金枪,用朱启南的话来说,“不过是涂了个颜色(金色)而已。”

  比赛期间,妻子陈郑洁一直陪在左右,两人都是运动员,朱启南说自己不希望孩子走这条路,“看他(孩子)自己了,如果他喜欢的话。但是我想还是不要走竞技体育这条路了,太残酷了。”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沈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