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习近平访巴西中拉经贸待升级

7月16日,结束在巴西福塔莱萨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式访问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开启此次拉美之行的第一站。

在巴西利亚,习近平出席了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会晤,会见了秘鲁总统乌马拉、哥斯达黎加总统索利斯、智利总统巴切莱特、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等拉美国家领导人。之后到7月23日,习近平还将对阿根廷、委内瑞拉和古巴进行国事访问。

拉美地位在中国外交中上升

整体来说,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在中国对外战略中的地位上升。习近平此次出访是去年5月当选国家主席后访问哥斯达黎加、特多和墨西哥后对拉美的第二次出访。

中国前驻委内瑞拉大使王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拉美在中国整体外交中的地位和中国对拉美重要性的认识在不断提升。

此前,习近平在接受拉美四国媒体采访时用“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来形容中国同拉美国家的关系,指出当前中拉关系进一步发展面临重要机遇,拥有更好条件和更坚实基础。中国始终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看待中拉关系。

近来,中国越来越重视与拉美关系有拉美本身重要性的提升和中拉关系发展的双重原因。王珍指出,拉美土地广袤,资源丰富,发展潜力巨大。拉美国家人均产值超过1万美元,人均收入在世界发展中国家名列前茅。拉美在国际事务中的重要性提升,地区大国积极参与金砖国家、二十国集团等国际机制,更积极参与全球治理。

习近平在接受联合采访中表示,经贸务实合作是中拉关系的重要支柱。中国已经成为拉美第二大贸易伙伴国和第三大投资来源国,双方能源资源、基础设施建设、金融、农业、制造业、高技术等领域的合作硕果累累,有力促进了各自国家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

王珍说,中拉关系在过去十几年于各领域都实现了飞速的发展。中拉双方政治上更为互信,双边贸易从1991年的50亿美元到2013年的2616亿美元,实现了数百倍增长。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驻会研究员陈懋修(Matthew G. Ferchen)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希望在拉美地区扮演一个新的角色,通过拉美平衡美国在中国周边东南亚地区的影响。

能源合作是重点

中国传统的原油进口来源地是俄罗斯、中东和非洲,拉美地区近年来被认为是开拓原油进口来源、促进能源进口多元化的重要选择,不少“走出去”的石油企业都走进了拉美地区。

陈懋修认为,能源在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也是中国拉美战略的重要考虑。

7月16日,习近平在巴西国会的演讲就提到中巴合作从传统经贸领域拓展到深海石油勘探开发、支线飞机、资源卫星等高技术领域。

2013年10月,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和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与海外石油企业一同中标巴西利布拉油田35年的开采权限,利布拉油田是全球储量最大的海上油田。

习近平访问的下一站阿根廷是世界上页岩油气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2011年在阿南部内务肯省发现储量9.27亿桶的大型页岩油气资源。目前中石油、中海油与中石化都与阿根廷油气企业合作进行开发生产。

委内瑞拉是当今世界探明石油储量第一的国家,已超过沙特,目前是全球第五大石油出口国。中委石油合作较早,始于1997年。中国三大石油公司都与委内瑞拉国家石油签署合作协议。委内瑞拉是中国第四大石油供应国。

王珍告诉本报记者,中国企业与委内瑞拉的石油合作,不仅停留在石油进口层面,中企实际参与了委内瑞拉石油开发。“从直接开发,到炼油厂的建设,再到石油设备的提供,上中下游齐头并进。”王珍说道。2007年,“中委联合融资基金”成立,从融资上保障了中国企业进入委内瑞拉和石油合作。王珍表示,通过金融合作,保障了顺畅的石油支付情况。

习近平此次拉美之行的最后一站是拉美地区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古巴。古巴虽然位于加勒比海西北部,面积只有11万平方公里,但海岸线长约6000公里,具备丰富的近海和深海石油储量。2008年古巴政府宣布,大陆架上深海石油储备达200亿桶。

中国前驻巴西大使沈允熬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2013年中国从拉美进口的石油占进口总量7%。

沈允熬还指出,中拉能源资源合作互有需要,是自然的结果。拉美国家过去十几年相对不错的经济发展,离不开中国的改革开放与经济发展。中国对能源资源需求增加,拉美相应增加了出口,再加上拉美资源的价格优势,中拉双方实现了互利。

但陈懋修认为,能源在中拉关系中的重要性进一步上升的空间较小,存在一定局限。从中国的能源需求来看,相比中东、非洲和俄罗斯,拉美的能源供给地位仍然相对边缘。

中拉经贸待超越互补

据统计,中拉贸易从2000年126亿美元,到2013年的2615.7亿美元,增幅近21倍,年均增幅超过30%。在中国经济的强势推动下,过去10年拉美地区出口大幅增长,是全球对华出口增速最快的地区。

中拉经济的互补性一直体现为中国快速经济增长产生的对初级产品的巨大需求,拉美国家能源资源和农产品丰富,是全球主要的初级产品出口方。

沈允熬指出,中拉双方不应完全满足于现在拉美出口原材料、中国出口工业产品的状况,拉美国家希望出口附加值高的产品的愿望可以理解,中拉双方应共同规划今后发展的新路子和新方法。他指出,中拉在铁路、高铁、电力等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就是一个努力方向。

陈懋修也认为,中国在拉美地区面临如何应对超越互补性诉求的挑战。中国从拉美进口铁、铜、大豆等大宗商品的贸易仍然在经济关系中处于核心位置。拉美国家希望在大宗商品贸易外进行更广泛的合作。巴西已经表达了这样的关切,如何超越互补性是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