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美国经济复苏的“思”与“行”

如果你是美国婴儿潮大军中的一员,那么你的童年很可能是这样的:父母驱车行驶在崭新的州际公路上,你坐在车后座。你的生活中充满畅销全世界的美国产品和美国文化。新闻在报道肯尼迪艰难地化解古巴导弹危机,前苏联成功发射人造卫星Sputnik号,肯尼迪保证美国将在十年内派出宇航员登上月球并安全返回。当你刚成年时,IBM公司制造出当时风靡全球的大型计算机。

这时期出生的人就是怀揣着这样一种信念长大――“这是美国的世纪”。在这个世纪里,美国和前苏联在冷战,不相往来。

而冷战结束后出生的人则不大会有这种信念。他们在世贸中心倒塌时还不过十岁。他们会记得当年有成千上万的士兵走上伊拉克和阿富汗前线,而那些已能读懂报纸商业版的哥哥姐姐还见证了房地产市场和银行体制的崩溃。这时期,曾经是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的通用汽车一度破产并被国有化;本就居高不下的国家财政赤字爆炸式增长;失业率也升至欧洲水平。同时,由两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家合著的《影响力的终结》震动学界。

冷战结束后出生的美国人曾用来做功课的电脑是中国造的。智能手机虽然在加利福尼亚设计,有着谷歌苹果的操作系统,但也是在中国组装的。由于手机信号不佳,无法在车里顺畅地接打电话这一事实,进一步印证着美国基础设施落后的现实。

前不久,在底特律,一辆SUV驶过路面上的一处小坑洼,随即深陷一个巨大的污水坑中,车内乘客幸运地及时获救。调查发现原因来自自来水管和排水管道老化导致的路面崩塌。那天晚上,当地电视新闻报道这件事时,播出的事故照片就像是从“美国搞笑家庭录像”节目里剪辑出来的一般,而事故本身却让人一点也笑不出来。

那辆满身泥浆的SUV就像目前身陷困境的美国。

思其势,复苏基础尚存

显然,现在的美国情况不好。但经济、文化甚至政治退步的阴影并不能阻挡这个国家东山再起,因为我深信,它复苏的优势依旧强劲:

1.知识产权和数字化处于领先地位。

美国仍是世界上最聪明、最具创新能力的国家。美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和专利申请数量比其他国家都多。全球大学排名前列中也多见美国大学。它们是全球科研和教学的领军力量,聚集了各种先进技术。

数字化是未来几年最重要的经济大趋势,而美国将会在这一领域走在前头。面对这一事实,那些末日鼓吹者却出奇的安静。可以说,互联网由美国以及美国公司控制,如谷歌、Facebook、亚马逊、eBay及Zynga等。数字化的进一步发展将围绕数据匹配、商业分析、云计算等方面展开,而这些领域目前都由美国企业主导,它们在未来几年能创造大量附加价值。在科技和创新博客上,大家都在讨论美国能否发明出下一代iPad――尽管由于成本原因,最后的生产环节很可能在中国。

更何况,苹果在iPad和iPhone制造上已开始回归美国本土。美国制造业的复兴不远了。

2.制造业回归。

显然,在全球化环境下,中国还将继续发挥其制造业优势,但将亚洲作为生产基地的潮流已达巅峰。

某美国纺织品公司是最早一批将生产外包给人力成本较低的国家、进而从全球化中获利的公司。也正是这家公司的现行战略,让我们看到了美国制造业的复兴希望。这家公司现在在洛杉矶以相对低的成本生产高质量服装,并凭借其优秀的品牌管理能力和合理定价策略实现了高盈利和高增长。美国的汽车产业也正卷土重来,国外制造商在美工厂表现出傲人的增长率。美国的航空产业目前面临大规模调整,在多个领域应用的高新科技产品将会避免外包生产,例如风力涡轮机、太阳能热发电厂、电动汽车电池等。

“世界是平的”这一事实越来越清晰,地区间人力成本的差距正逐渐缩小。传统的地理优势,例如靠近研发、生产和营销设施,如今也被赋予了更新的意义。

3.人口优势。

欧洲正在进入老龄化社会,而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产生的问题也会在未来20年内集中爆发。据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美国人口将超过4亿,其中25%为60岁以上人口;而在中国,这个数字将会是30%。

相比于其他工业化国家,美国的出生率又要高得多。同时,这个国家还在不断吸引着世界各地的青年才俊。美国不仅拥有广袤的国土,还有包容这些年轻人的开放环境。尽管社会和教育方面的挑战不少,但美国仍称得上是一个精英国家。

不论身处哪一行业,在美国努力奋斗的回报都比世界其他地区高。自美国建国以来,“美国是一个风险社会”的观念便深植于这个国家的集体意识中:这种想法虽有诸多弊端,但在经济复兴的前提下,利远大于弊。假如一个欧洲企业家破产了,他很有可能会申请个人破产,随后被社会排除在外,重新来过难于登天。然而在美国,破产者可以根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而如果尝试过各种方法扭转乾坤都失败的话,破产企业的债务可以得到减免。这样,破产者东山再起的机会就要大得多。

观其行,行动决策正确

大西洋两岸正同时上演危机,关乎债务、中产阶级和领导力。

美国式的民主正如丘吉尔描述的那样:“竭尽所有选择后,美国总会做出正确的决定。”专门研究美国问题的德国新闻工作者约瑟夫・约费总结道:“在每个民主国家,人民都总想从国家那里获得更多。国家最后总是会妥协,而社会也总是会因此发展得更加繁荣。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债务几乎与GDP等值的国家:许多国家都并不满足于现有成就。”危机能使人民团结、塑造人格,还能激发个人或团体进行彻底的自省。

欧洲不会衰败。但我认为,美国更有可能实现政治、经济上的复兴。过去40年,美国贡献了全球约27%的产出,与此同时,欧洲产出的比例降低了9%。在不远的未来,或许就是2015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但世界经济的发展是增长型的,并非你有我无的零和博弈。中国的发展并不威胁美国的优势地位,事实上正相反,中国的繁荣对整个世界经济都有好处。更何况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即使到2015年,中国的人均生产力仍不会超过美国。中国依旧需要解决各领域内开放和发展程度不平衡的问题。

在总统选举的硝烟散去后,有迹象表明美国国会终于有可能在一些基本问题上达成超越党派的共识。其中包括要在未来几年对基础设施加大投资,以免再出现车子陷入污水坑这类事故,让美国的“硬件”配得上其优秀的“软件”――这指的当然不是计算机软件,而是那些让美国成为最具创造力经济体的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美国人将如他们一直做的那样,重新创造自我,在危机中重生。

(作者系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首席执行官)

|||